五大行理财子公司開張 重塑資管格局

“未來随着越來越多的銀行理财子公司設立,理财産品将逐漸從銀行剝離出來,理财子公司也将與基金公司、券商等在資管市場上直接競争。”

一個“新物種”的來臨,或将颠覆整個行業生态。

8月8日,農業銀行全資設立的理财子公司——農銀理财有限責任公司(下稱“農銀理财”)的産品揭開面紗。至此,建信理财、工銀理财、中銀理财、交銀理财、農銀理财五家理财子公司都已正式進入運營階段。

而随着理财子公司相繼開業運營、上架新産品,意味着22萬億元規模的銀行理财市場正式步入“轉軌期”,資管市場翻開新的篇章。

他的到來也讓基金公司們備感壓力,紛紛在産品轉型、提升用戶體驗上忙不休……那麼,未來的資管競争格局将呈現何種形态?

五大行到齊

随着農銀理财新産品發布會的舉辦,工農中建交五大行理财子公司及其新産品已全部亮相。

同時,郵儲銀行、光大銀行、招商銀行、興業銀行、杭州銀行及甯波銀行的理财子公司也在緊鑼密鼓籌建中,還有更多銀行在陸續參與申報。

從設立理财子公司的原因上看,多數銀行的說辭大緻類似,比如可實現理财業務專業化經營,有利于強化理财業務風險隔離,推動銀行理财回歸資管業務本源,符合國内外資産管理行業發展趨勢。

“除監管的鼓勵外,相比傳統理财,理财子公司在投資範圍、投資門檻、銷售渠道等方面有一定優勢也是主要原因。”業内人士認為,未來随着越來越多的銀行理财子公司設立,理财産品将逐漸從銀行剝離出來,理财子公司也将與基金公司、券商等在資管市場上直接競争。

從目前披露情況來看,各家銀行機構對于理财子公司的主攻方向規劃則是各揮所長。

例如,農銀理财的特色系列産品包括惠農産品和綠色金融(ESG)産品;而坐落于廣東深圳的建行旗下理财子公司建信理财則謀定大灣區大資管業務,對外發布了建信理财粵港澳大灣區資本市場指數。

“理财子公司化後,預計業務資源将向頭部集中,形成‘一超多強’格局。”農銀理财董事長馬曙光在發布會上表示,各家理财機構在客戶群體、資金體量、渠道資源方面不盡相同,可在産品研發、流動性管理、産品銷售方面加強合作。

特點大掃描

理财子公司從出生便注定它的與衆不同,作為銀行理财業務的“接棒人”,其兼具“公募+私募”的超級牌照屬性,既傳承了銀行渠道、資源優勢又具有更廣闊靈活的投資範圍,起點不可謂不高,前景不可謂不廣。

揭開理财子公司這一全新“物種”的面紗,看看他們的産品都有何特點?

據《國際金融報》記者觀察,目前理财子公司的産品更類似封閉式基金。根據産品說明介紹,多數産品特征為:投資門檻低,僅1元起投,産品期限在1年以上,具有開放日及為期7天至1個月不等的募集期。整體來看,相較于傳統銀行動辄萬元起投的理财産品,更接“地氣”,但較公募基金的“随進随出”,流動性略遜一籌。

例如,工銀理财推出的“鑫得利”恒鑫固收類産品,業績比較基準為4.6%(年化),期限501天,起投金額1元,開放日為8月8日,募集期為8月5日至8月12日,為非保本浮動收益類理财産品。

同樣,建信理财推出的“乾元-睿鑫”科技創新封閉式淨值型産品也宣稱,1元起購,期限3年,業績比較基準為5.8%至8.5%(年化),募集期為7月19日至8月19日,主要布局的是權益資産。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理财子公司較長鎖定期是暫時的,後續不排除推出能夠更兼具流動性的産品類型。”

不過,蘇筱芮指出,從風險管理角度講,長期投資能夠盡量避免短期較大幅度的價值波動,實現較穩健收益,并對投資人理性投資存在正面導向作用,也能促進“去剛兌”理念的逐步形成,起到過渡作用。

一位業内人士也表示,“從目前理财子公司産品的投向看,部分還包括權益類資産,比如未上市公司股權等會導緻流動性受到一定限制,這可能也是此類産品期限更長的一個原因。”

貨基受沖擊

新對手銀行理财子公司産品來勢洶洶,貨币基金最先受到沖擊。

從交銀理财、工銀理财推出的固收類産品收益率來看,1元起售的銀行理财完勝貨币基金。比如,交銀理财穩享一年定開1号業績比較基準為4.2%,工銀理财“鑫得利”系列的1元起售理财産品的業績比較基準在4.5%至5%之間。需要指出的是,業績比較基準并非是“預期收益率”,也不是最後實際收益率,是作為收益率的參考值。

反觀貨币基金,随着資金面的寬松,這類産品收益率下行明顯。Wind數據顯示,截至8月9日,660隻貨币基金中7日年化收益率的中位數隻有2.36%,僅14隻貨币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能保持在3%之上,且貨币基金規模也出現縮水。

“理财子公司将會對發布同類型産品的基金公司帶來相當程度的沖擊,從而倒逼基金公司轉型。”蘇筱芮分析,從渠道來看,理财子公司依托母公司資源,在線上線下均有獲客優勢,對同類業務機構的單一獲客方式(例如純線上)形成沖擊。

從技術來看,部分有實力的大行不但擁有理财子公司,還擁有金融科技子公司。蘇筱芮預計,未來,資本、人才、渠道、技術等要素,将加速向頭部理财子公司流動。

那麼,未來的資管市場是否會形成理财子公司一家獨大的格局呢?

對此,一位公募基金人士對記者表示,盡管貨基收益率不及銀行理财子公司1元起售的固收類産品,但在流動性方面仍然占據優勢。從投資期限看,銀行理财子公司1元起購的産品,較普通銀行理财産品略長,一些固定期限産品的存續期甚至在5年以上,而無固定期限産品一般是季度或年度開放一次。相對來說,貨币基金要靈活得多,主流貨币基金均支持随時申贖。

記者注意到,為了應對挑戰,各家基金公司紛紛從貨基的流動性優勢入手,提升投資體驗,開通貨币基金的實時提現功能,部分公司甚至将一些新開通實時提現功能的貨基最低申贖份額降至0.01元。

“理财子公司存在超級牌照優勢,會吸引外部要素加速流動,但如果基金等機構能夠就自身業務做好戰略規劃集中發力,仍存在突圍機會。”蘇筱芮稱。

另外,某大型公募基金經理曾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競争的存在也能夠促進金融機構做出更多創新與改變,研發更能滿足客戶投資需求的産品,也會帶來新的合作機會。”

責編:何娴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