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查”訴“企查查”不正當競争 征信行業需去僞存真

7月18日,北京市海澱法院網發布案件快報,商業信息查詢領域企業天眼查将企查查給告了。

這是否又是一場“舉報戰”?

1

使用“功能性描述”需謹慎

據《北京青年報》信息,近日,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下稱“海澱法院”)受理了北京金堤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金堤公司”)訴蘇州朗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朗動公司”)不正當競争一案。

因認為首創的廣告語“查公司,查老闆,查關系”被使用,“天眼查”運營商将“企查查”運營商訴至法院,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520.45萬元。

金堤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天眼查”是其公司旗下自主研發的一款商業安全工具,可以用作查詢商業主體、個人、商業關系等。公司于2014年11月打出“查公司,查老闆,查關系”廣告語,經過大範圍的宣傳和推廣,上述廣告語已與“天眼查”形成了特定的、固定的聯系。朗動公司成立于2014年,旗下擁有企業信用信息查詢工具“企查查”,公司立足于企業征信、大數據分析、互聯網金融等多維度全方位對企業進行畫像,為多家企業提供數據解決方案。

後經北京金堤公司調查發現,蘇州朗動在通過媒體發文、電梯間商業廣告等途徑為自己的産品做宣傳時,采用了與“天眼查”整體相似的廣告裝潢設計,包括同樣使用藍色作為背景色、白色作為廣告字體色,廣告主畫面都是一名自然人配以誇張、迷茫等表情,更重要的是将“查公司,查老闆,查關系”這句廣告語用在自己的廣告宣傳中,給天眼查造成了嚴重的經濟損失。

北京金堤公司認為,蘇州朗動直接使用原告巨資宣傳投入和長時間使用的廣告語,采用相似的廣告宣傳頁面,在廣告裝潢上整體向其靠攏,本身就違背誠信原則和商業道德,也造成了相關消費者的誤認與混淆,獲得了本來不應該屬于其的競争優勢,是不正當競争行為,故訴至法院,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520.45萬元。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兼知識産權學院常務副院長張平對此認為,一個公司的知名度、美譽度是通過多種渠道體現出來的,除了商标、包裝裝潢及廣告設計外,還有一個更為重要的是專門設計的商務用語,比如,“怕上火,喝***”等都已經通過司法判決确定了其所獨有的商務用語權益,受我國反不正當競争法保護,而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功能性描述”用語。

2

維權背後征信行業的強弱賽跑

自《大數據産業發展綱要》、《國家網絡安全法》等多部互聯網大數據相關政策法規發布以來,有揚有抑、有張有弛的頂層設計頗見成效,大數據行業混亂局面得到有效控制。總體而言,整個征信行業呈現着良好的發展态勢。

公開信息顯示,今年4月,央行企業征信備案重啟,開閘企業征信牌照。5月份,天眼查成為重啟後首批獲得該牌照的三家企業之一,也是行業内唯一獲此資質的企業。緊接着,企查查(蘇州朗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于7月對外公開宣稱,也已獲得央行企業征信機構備案。

事實上,在征信行業,也存在着幾家表現不錯的頭部企業。2014年,企查查、啟信寶、天眼查先後成立。2015年,企查查便率先宣布盈利。到了2017年,天眼查實現商業化,并走上了乘勝追擊的道路。2018年,百度數據統計顯示,天眼查的用戶已超過1億,全面實現細分市場第一的成績。據了解,華為P30全系預裝天眼查APP。

首先,觀察一下征信行業的用戶活躍度。

TalkingData、QuestMobile數據顯示,征信企業三家頭部企業的月度活躍數整體均有穩步提升。再仔細觀察TalkingData數據發現,2019年6月,天眼查的月活躍用戶量為990萬,是另外兩家活躍用戶總數的3倍;另一家第三方數據QuestMobile也顯現出同樣的趨勢,2019年6月,天眼查的月活躍用戶為985萬,接近另外兩家月活躍用戶總數的4倍之多。

從階段性波動來看,征信企業的産品具有顯著的商務工具屬性,在重要節假日極速下降。在2018年2月和2019年2月,即春節期間,三家的月活數據在均在此時間點發生斷崖式下跌,而假期結束後,三家的月活數據又快速回升。

從發展趨勢來看,企查查确實有先發優勢,2017年5月之前,月活數據是三家之首,但從2017年5月開始,逐漸被天眼查趕超。

再來看看用戶行為的一些數據。

據TalkingData的相關數據,2019年4月以前,企查查的人均單次使用時長穩居第一。4月份,企查查是8.34分鐘,幾乎與另外兩家總數持平;6月份,天眼查趕超企查查。而另一家第三方平台QuestMobile顯示,企查查的人均單次使用時長比天眼查高,6月份,企查查以6.8分鐘排名第一。

究其原因,一方面,可能跟用戶體驗相關,與天眼查追求數據上的廣和深不同,企查查更注重産品打磨,部分産品界面更簡潔,交互設計更細膩。另一方面,也可能跟用戶結構相關,天眼查的用戶群相對寬泛。天眼查近些年來在熱點财經、娛樂、社會熱點話題跟進上非常積極,除了金融、律師等專業人群外,還籠絡了一大批求職、“吃瓜群衆”等非專業人群,這些非核心人群的使用時長拉低了天眼查的整體人均使用時長。

此外,在專業用戶使用情況方面,天眼查表現較為突出。輿情監測公司苗建數據顯示,2019年1-7月期間,媒體使用天眼查數據産出643542篇報道。

3

行業迎來洗牌 企業需全面發展

據多家媒體報道,今年6月21日,螞蟻金服、重慶市螞蟻小額小微貸款有限公司(螞蟻花呗運營主體公司)稱某征信企業将其2015年一則“清算”的曆史信息作為新信息通過多種方式向其訂閱用戶推送,導緻市場恐慌,認為該征信企業此舉是不正當競争。

7月2日晚間,該征信企業通過官方公衆号發布聲明回應稱,“我司認為螞蟻金服存在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争法》的濫用行為”,“我司堅持不去觸碰、發布不實信息,對于所有的企業數據采取公正公開的發布”。

由于此次案件,杭州互聯網法院還作出了成立以來首個訴前行為保全令,據法律人士介紹,一般隻有侵權行為特别明顯的情況下,申請人提供了擔保,并且明顯情況緊急,不停止會造成更大的損害,法院才可能作出這種裁定,一般法院不敢作出。目前案件還在審理中。

此外,面對不斷擴大的C端需求,企業也應該加強對自身行為的審視。此前,有公司因名譽糾紛将某征信企業告上法庭,原因是該企業因數據錯誤擅自添加“疑似實際控制人”、“自身風險1條”等警示信息,放大了錯誤信息的負面影響。

在一定程度上,企業創始人甚至可以為企業背書。

據公開報道顯示,企查查創始人兼董事長陳德強,溫州籍人,公衆曝光較少,曾獲“2018浙商年度創新人物”。企查查另一創始人兼CEO楊京,南京工業大學地理信息系統本科畢業,曾任亞信聯創項目經理,原歐索軟件電信事業部總監。

天眼查創始人兼CEO柳超是國家青年“千人計劃”專家,有着深厚的大數據行業學術背景,在創辦天眼查之前,他曆任美國微軟研究院總部研究經理、搜狗科技首席科學家,同時還身兼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數據挖掘方向的評審專家等學術頭銜,可以說深得學術界和工業界的共同認可。

而關于啟信寶的資料顯示,2015年9月企業被合合信息并購,原創始團隊已于2015年7月從工商系統裡全部退出,目前由合合信息相關團隊負責整體運營管理。

4

發源地聚焦京蘇

地區優勢各異

天眼查在北京中關村,老牌互聯網發源地。互聯網的世界是平等的,但是互聯網公司不免還是會受到各地政策和人才分布的影響。從普遍感知上,北京似乎是最适合互聯網創業公司的城市,北京的四大首都功能之一就是科技創新中心,依托豐富的高校科研院所資源,北京的科創資源全國領先。

當然,北京也并非一切完美,随之而來是各項成本的增加,尤其是租房、人力等運營成本居高不下。從人力成本來看,BOSS直聘發布的《2017互聯網人才趨勢白皮書》表明,全國互聯網行業招聘薪酬可分為三個梯隊。北京憑借區位優勢和互聯網創業中心地位,平均月薪遠超其他城市,2017年達到1.33萬元,獨自占據第一梯隊。

企查查和啟信寶均坐落于蘇州,是新型的互聯網聚集地,2018年蘇州全市數字經濟産值超過1500億元,數字經濟指數增速領先于工業總産值增速;除此之外,蘇州更是大數據産業的聚集地之一,多家發展良好的數據公司聚集在此。例如:思必馳、智慧芽、聚合數據等。此外,相對應的人力、房租等運營成本也比北京低。

根據《葉檀财經》城市創新排行榜,蘇州“是座典型城市,反映了已經富裕起來的城市,在轉型期如何掙紮走出‘夾心餅幹’的泥潭,找到新的引擎”。“除了房價,蘇州還有更頭疼的問題,外資撤離、人才儲備不夠、老齡化和産業集群數量少”。從城市整體的人才結構及補給上,蘇州與北京還是有很大差距。

5

業務定位各有側重

信息流領域前景可期

從三個征信企業的業務布局可見,未來各家定位各有不同,有些往更集中的領域聚攏,有些則是做了多維度布局。

企查查已經直接進入相關企業服務領域,以“權查查”“企服服”等新品牌面向用戶,嘗試開拓商标代理、記賬代理等業務擴大商業布局。

天眼查則是以合作的方式“賦能”相關領域。2018年1月底,天眼查APP正式上線“商業頭條”功能,切入信息流領域。除專業媒體的深度資訊之外,“商業頭條”還細分了創投、文娛、科技、商業、職場等多個闆塊,通過圖文、快訊的方式,推送給用戶有價值的商業信息,實現從“搜索引擎”到“推薦引擎”的“商業信息獲取閉環”轉變。2018年3月推出了天眼查Inside服務,據2019年5月的天眼查披露的數據顯示,已經與超過2700家大中型企業達成戰略合作,深度嵌入到客戶的業務流程中。

啟信寶于2015年被合合信息全資收購,目前已全部嵌入合合信息的整體業務中。從公開融資數據情況看,截至目前都沒有頭部基金的進入,這表明巨頭們對此持觀望态度。

天眼查從2015年7月拿到第一筆2500萬元的天使投資後,以每兩年一次的節奏融資,在2017年3月拿到1.3億元人民币的A輪融資,2019年4月公布PreB輪融資,交易金額未披露。

企查查從成立至今已有多輪融資,2015年2月獲得險峰長青、華興資本的220萬的天使投資,最後在2016年、2017年密集接受了多家機構的投資,最新一輪融資發生在2018年8月,鵬元征信的C輪投資,交易金額未披露。

對比工商信息,天眼查和企查查兩家的股東數都較多。截至2019年7月,天眼查的整體股東數(現有及曆史股東數總和)達到18家,企查查的達到22家。整個行業呈現股東“多而亂”的特點,大資本對何時進入征信行業仍持“靜默觀察”态度。

随着社會信息的公開力度逐步加強,征信的使用将愈加方便與頻繁。衆所周知,每個社會成員的誠信是社會和諧發展的基礎,市場經濟的正常運行與健康發展需要誠信為之保駕護航,而準确公平的征信數據與信息則需要企業乃至整個征信行業來共同維護。而在消費者角度,更希望看到的是企業之間能相互監督,促進行業健康發展的同時,也能第一時間維護消費者的利益。

責編:何娴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