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華熱文化:古老文明的活态遺存(下)

青海日報



提親


莊重典雅的華熱婚俗


說到華熱服飾,自然要提到華熱婚俗,在這方面,他們有着自己更為獨特的講究。根據幾位長期在門源工作的朋友介紹,以前,華熱藏區普遍流行買賣婚、搶婚、天戴頭婚、招贅婚、轉房婚等,雖種類繁多,但大多為一夫一妻制。現在普遍為自由婚姻,在婚慶禮儀上,仍沿用保留了一整套傳統習俗,從提親到婚宴結束,要經過提親、定親、戴頭、送親、途中迎親、婚禮及送别等多個程序。


朋友說,華熱藏族在春節期間舉行婚禮的較多,進入臘月,出嫁的女兒不幹家務活了,一是讓女兒多做些刺繡針線活,二要保養身體和皮膚。這段時間,親戚朋友、左鄰右舍也要先後邀請姑娘去自家作客,并盛情款待,在舉行婚禮的前一天,姑娘家要付出一定的财力、人力來設宴接待客人。按照當地風俗,姑娘出嫁的頭一天,要為新娘舉行“戴頭”儀式,儀式由幾位女性長輩将新娘的長發編成排列有序的108條小辮,儀式結束後,用紅頭巾包臉的新娘在伴娘和親友們的簇擁下,繞庭院行三周,表示對家鄉與父母親人的依戀之情。


聽着朋友介紹,心頭又添想法:若是在那姑娘出嫁的頭夜,安坐于華熱藏族人熱烈喜興的客廳,手捧熱茶,耳聽酒曲,看着眼前華美的服飾一一流轉,溫暖的眼神個個生輝,我牧人的心肺該是怎樣一番擴張?

戴頭

送親


最先讓筆者直觀了解華熱婚俗的,是這個縣于2014年錄制的電視專題片:《華熱藏族婚俗》。


畫面中,莊重的儀式、豐富的程序、獨特的婚禮音樂時時驚豔着筆者的雙眸。有專家說,華熱婚禮儀式中的酒歌,旋律優美遼闊,曲調婉轉悠揚,它不但是藏族民歌中一顆璀璨的明珠,也是藏族民間文學中一筆不可多得的遺産。


據了解,華熱藏族雖然同屬于藏民族,但它的婚俗有極強的地域特色,其中保留了諸多母系社會的遺風,如婚前的自由交往戀愛議婚儀式由舅舅做主,迎親時對新郎潑水懲罰,婚宴上舅舅居于最尊貴的位置,新婚夜男女不同房,婚禮後新娘不住夫家等,都反映出華熱藏族婚禮深藏的曆史淵源。


觀賞專題片,筆者看到在華熱婚禮上除了常見的敬酒、獻哈達等禮俗,從說親議婚到隆重的婚禮儀式,華熱藏族都非常看重祝辭語言和諺語、格言、名言的應用。如挑選的媒人首先要具備語言表達天賦,議婚儀式上的說辭,就是一篇優美的詩章,而且要有能說一天不重複比喻詞句的本領。特别是婚禮上的緻辭人,更要具備聲情并茂發表近百段短歌組成的祝婚辭的本領。有的緻辭人妙語連珠,滔滔不絕,對于這些千古流傳的華美詩章,賓客們洗耳恭聽,贊賞不已。當緻辭人用詩的語言表達各種美好祝願時,賓客中不時有人振臂高呼“真如說的這樣應驗啊”,接着衆人同聲喊出“就這樣應驗啊”的呼應聲,在場之人,無一不被深深吸引和打動……

迎親


華熱藏族的整個婚禮過程,從戀愛開始議婚儀式上的唱歌敬酒、對歌、到結婚儀式,無不頌詩唱歌。其歌内容十分廣泛,歌頌形式多樣、音樂形式紛繁多樣,旋律有的低沉、有的高昂,有的娓婉曲折,有的爽朗明快,僅曲種,就多達六十餘種。


華熱藏族婚禮禮俗,是華熱藏族人傳統民俗文化的突出表現形式,蘊涵着華熱藏族的精神、禮儀、風俗、信仰、價值取向,涉及生産生活的方方面面,具有人類學、民俗學、民族學、宗教學研究素材的特殊價值,已受到各方面專家的重視。縣上在拍攝了專題片《華熱婚俗》的基礎上,連續舉辦了六屆華熱歌舞、服飾表演展示會,且多次參加省州民間藝術表演賽,拍攝了一批表現華熱婚俗的圖片,對祝辭、歌謠進行了初步的搜集翻譯工作。


我們深信,随着縣上立足弘揚華熱文化、發展華熱經濟等一系列工作的深入進行,華熱婚俗,這珍貴的原生态文化遺産必将在華熱人民族精神的護佑下,頑強地生存下去……

華熱歌會上錦衣華服的藏族婦女


傳唱千年的古老歌謠


從唐代英勇善戰的軍旅化劍為犁的千年曆史中,華熱藏族在這塊桃花源的夢境裡,傳唱着一個古老民族的不息歌謠。


這裡流傳着這樣一句格言:“不會唱歌的人猶如一頭牦牛,不會跳舞的人好似一根木頭”。所以連靜心向佛的僧人也創出了譽滿藏區、娛神又娛人的珠固喇嘛藏戲。


相傳珠固大峽谷中,有格薩爾王愛妃珠牡居住的地方。珠牡是一位非常有才華的王妃,她在三道峽被格薩爾王圈禁的歲月裡,聞天籁鳥鳴,觀雲飄鷹翔,創作出美麗飄逸的華熱歌舞,将歌曲教給了這裡的人們,慢慢地,這裡便形成了會說話就會唱歌,會走路便會跳舞的民風。


珠固鄉寺溝村的謝更藏,便是華熱藏區知名的民歌傳唱者和門源申報的第四批縣級非遺項目的代表性傳承人。


在遙遠的大山皺褶裡,在黃昏天光下的林區闆房,69歲的第六代民歌傳承人謝更藏正在等待我們的到來……


牧民家庭出生的謝更藏,從小熱愛民歌、拉伊等,8歲即跟着爺爺學唱華熱酒曲、則柔及其他華熱藏族民歌。13歲起,他一邊上學,一邊跟随父母學說吉祥詞,17歲那年,開始在藏族婚禮上說頌詞、唱酒曲,漸漸有了小名氣。

華熱酒曲,诙諧生動


為傳承發展華熱藏族民歌,發動民間歌手一起保護、傳承和再創作,謝更藏現已被聘請為甘肅天堂學校傳習所“國家非物質文化華熱民歌進校園傳習活動”傳授人。


據縣文化館吳主任介紹,謝更藏歌藝特色鮮明,其曲藝唱調代表并包容了華熱藏族民歌的多種文化信息。


作為一名華熱民歌的傳承人,謝更藏親力親為,不但積極參加縣上舉辦的各項民俗文化傳承活動,還招收了7名學員,經過他的努力培養,其中2名學員在今年天祝縣舉辦的非物質文化民歌大賽中獲得了二、三等獎。


不僅如此,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目前正着手建立門源華熱民歌傳習所,他豪邁地邀請筆者于幾日後再來珠固,一睹他們招錄學員的情景,“到時候,我們要招70多名學員進行培訓呢!


老人的言語充滿期待,更彌散出躊躇滿志,那一刻,在新雨後的松林前聆聽身着盛裝的老人為我們唱起吉祥頌歌,望着他和他身邊演唱的魏萬瑪加、其女兒、其侄子,那種人人眼中所流露出的對美好生活的贊美和守望,不僅令人動容,更令人動情……


吳主任介紹說,老人在參加婚禮或演出時,總會找機會與大家交流探讨華熱民歌的項目保護、技藝傳承等問題,并在進一步挖掘華熱民歌精髓、廣交民俗藝人、收集民俗資料等方面一刻也不懈怠地忙碌着。

黃昏的天光下,華熱民歌中最華彩的頌辭宛如天籁,令記者心醉神迷


依據筆者觀賞、閱讀大量專題片和資料的基礎上得到經驗:華熱民歌的藝術特色主要體現在社會的基礎性、演唱的即興性、鮮明的地域性、表達的樸實性等四個方面。


在一本有關華熱婚俗的書籍中,作者針對華熱民歌的贊詞、贊歌、酒曲進行了大量闡述。歸納來看,有以下特點:一,民歌的作者是當地群衆,是他們在長期的勞動生活實踐中,為表現自己的生活、抒發自己的感情、表達自己的意志和願望而創作的,傳承人的歌藝沒有脫離這一點,是原汁原味的地方唱調;二,華熱民歌在詞語、段落、伴奏、旋律等方面都有大量的即興創造,傳承人歌唱依然沿襲了這一古老的技藝特點;三,華熱民歌在源遠流長的進程中形成了獨立的方言特色,傳承人歌藝繼承了母語特征,完全用方言來傳唱表達;四,華熱民歌的形式具有簡明樸實、平易近人、生動靈活的特點。傳承人的唱調大多具有濃郁的鄉土氣息和地方色彩,歌唱表現生活化,形式靈活、生動,對各種不同的内容、唱詞、演唱場合與條件有很強的适應能力。

新雨後的松林前,身着盛裝的謝更藏與徒弟即興唱起吉祥頌歌。


是啊,這裡不但有金戈鐵騎的雄渾記憶,更多的是蔥茏茂盛的美好詩情。華熱藏族,他們無論放牧于高山,耕耘于谷地,狩獵于林海,都會對山而歌,面河而舞,歌聲響徹于奔馳的馬背,舞步輕踏于青青的草地,他們歌舞在迎親的路上,歌舞在麥收的河谷,他們共同演繹着不息的民族記憶,守護着古老文明的活态遺存……
推薦閱讀

【夜讀】華熱文化:古老文明的活态遺存(上)

【夜讀】此心安處是吾鄉


文圖/蘭新天

刊發于2019年8月9日《青海日報》第12版

責編/魏慧敏

監制/鐘自珍   總監制/劉蓉燕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立即與我們聯系


    已同步到看一看

    發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