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租賃市場需要可持續模式

“房東哭了,租客‘瘋了’。”繼杭州鼎家公寓、上海寓見公寓、北京昊園恒業之後,号稱在南京、合肥、西安等8個城市擁有超過20萬套房源的樂伽公寓,日前向外界承認“公司因經營不善,無力履行合同,無法償還客戶欠款,目前已經停止經營,關閉所有業務”。受其直接影響,房東一方因為隻收到部分租金而緊迫地要求租客搬走,而租客一方則因為預交了全年房租卻面臨“無房可住”的窘況,不但租住雙方沒有實現“共赢”,反倒成了“雙輸”。

“2600元收房,2250元出租。”據稱,“倒貼模式”是壓垮樂伽公寓的直接原因。不過,值得進一步追問的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的“賠本買賣”,樂伽當初采用這種模式的動機何在?在筆者看來,可能的解釋有兩種。一種是在模仿類似當年網約車補貼大戰的跑馬圈地戰術。這種市場擴張模式的邏輯是,利用低價吸引大量的用戶,同時搶奪競争對手的資源,在達到一定的規模後再逐步取消低價。問題的關鍵是,這種前期的“賠本買賣”是需要資金注入來支撐,而一旦資金鍊斷裂,就會難以為繼。樂伽公寓是否有可靠的融資或盈利渠道外界尚不得知,從媒體披露的信息來看,其用以擴張的資本更多是源自“收租客一年租金,支付房東季度租金”的差價,這原本就有“拆東牆補西牆”的意思,埋下了嚴重隐患。另一種更壞的可能是,采取這種“賺差價”模式的初衷,就是在進行一場賭博,赢了就繼續生存,輸了“甩鍋”給市場和社會。

無論哪一種可能,本質上都忽視了房東、租客的利益,而隻有實現這兩者之間的利益共存共赢,才是住房租賃市場持續健康發展的關鍵。眼下,巨大的潛在市場,加之政策利好,長租市場可謂方興未艾,呈現給市場進入者一片廣闊的藍海。然而,相比于傳統住房中介機構點對點地撮合房東和租客後收取中介費,專業化長租企業的發展還亟待規範。經營管理上,有長租企業為了最大化收益,将裝修後室内環境污染不達标的房屋租給用戶,漠視後者的身體健康,或是隐形收費層出不窮,嚴重侵害租客權益。發展模式上,有企業打着金融創新的名義,鼓勵租客用貸款交租或暗箱操作以緻租客“被貸款”,亂象頻現。有報道提到,對樂伽公寓此前出現的種種經營異常苗頭,一些地方的監管部門對其進行過約談、也發出過風險警示。事實表明,面對上述一系列花樣層出的問題,監管部門不但要有更大的作為,還應該拿出更多有針對性的舉措。

大力發展住房租賃市場,是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實現城鎮居民住有所居的目标的重要途徑。國務院辦公廳早在2016年就出台意見,以建立購租并舉的住房制度為主要方向,鼓勵培育規模化、集約化、專業化的住房租賃企業,滿足不斷增長的住房租賃需求;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黨中央、國務院去年印發的相關意見中,也明确大力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特别是長期租賃。相比于通過親屬朋友關系放盤或委托給房産中介公司挂牌出租,專業化、規模化的房屋租賃企業在對接供需、服務流程、房屋資源管理等方面具有很多優勢,也備受租客期待。然而,接二連三地出現長租公寓“爆倉”事件,暴露了其在部分地方的野蠻生長現實。無論是從保證市場秩序和行業健康發展出發,還是為了維護房東、租客的切身利益,迫切需要監管部門高度重視,推動形成可持續的發展模式。(來源: 南方日報)

責編:聞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