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逝在遠方的目光

初春四月,因姻子邀請,我手挽患病的妻子,做了此生最難忘的一次旅行。把此次不同尋常的旅行,稱為一次生命的頑強搏擊實際上也不為過。

盡管這樣的旅行在以後也有可能會變成平常,但在此生中,也許這是最值得記住的一次壯舉了。生命在于運動,出去走走看看,對妻子的康複有益,也可以說是對患病妻子大半輩子辛辛苦苦的一種安撫、慰藉,對我而言,是一種視野的拓展和思維的遠放。何況,妻子從來沒坐過火車,我從來沒坐過飛機,這都是第一次。

此行的目的地是舅子一直落腳的城市——河南洛陽。既然有親人的等待,做這樣一次旅行何樂而不為呢?

洛陽是華夏文明的發祥地之一,是隋唐大運河的中心,是十三代王朝的建都之地,是中國的牡丹之城。到那裡去,觀賞的景點較多,其中最吸引人注意的還是牡丹園裡婀娜多姿、風韻卓越的各色牡丹。盡管走得腰酸腿疼,某些時候顯得那麼狼狽不堪,但還是樂此不疲,流連忘返,左瞧瞧右看看,擺弄姿勢,照片拍了再拍,并在朋友圈發了再發。

洛陽不愧是牡丹之城。無論走到哪,眼前都是牡丹葉的茂盛,牡丹花的綻放。小商小販不僅出售印有牡丹的襯衣、扇子和逼真的塑料牡丹花,更有畫牡丹花的民間高手、擺攤的男女商家,一個個在衆目睽睽之下,随便塗抹幾筆,就能塗抹出幾朵令人羨慕的牡丹花來,在陽光下盡顯美麗。

臨窗而立,眼前是鳥鳴花香的景緻,我和妻子兩天遊覽一個景點,悠然行走間選擇下一個要去的地方,就這樣,我倆從四月的明媚,悄然走進五月的熱烈。

到了洛陽,必要去嵩山少林寺看看的。年輕時代曾看過電影《少林寺》,在夕陽餘晖時刻,我總想着有機會一定到嵩山少林寺走走看看,放慢腳步聽聽少林寺的晨鐘暮鼓,還有那清亮悠揚、此起彼伏的梵音,為病中遊走的妻子祈求神靈的護佑,也讓自己的靈魂來一次至真至善的沐浴、洗禮。十多年前,我曾在蘭州的五泉上山聽到過那種穆然美妙的聲音的絕唱,那種聲音環山缭繞,直到今日還在某些靜坐入睡的瞬間,依然泛湧在腦海、耳旁……

和妻子是拼車去的。一起拼車的還有一男一女。言談中得知,女的來自吉林省,男的因為一路上隻盯着車窗外,沒說一句話,所以一切不得而知。靓麗的女司機十分健談,綜合旅遊知識面很廣,一路上和我們說說笑笑,介紹了不少有關洛陽、登封、鄭州的人文景觀、逸聞趣事,給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臨到終點,女司機一再囑咐我們,到了景區,盡量不要買東西,也不要買吃食,說是“黃魚很多”,實在要買,必先問明價格,以免上當。我不懂“黃魚”一說,她耐心解釋:就是指那些坑蒙騙的奸商。

我曾經工作、生活過的地方,河南人較多。由于一種長期的觀念,人們對河南人的影響不那麼好。但這次在洛陽行走的日子,讓我的觀念有了很大改變,處處感受到河南人民的誠信、實在、寬厚、大度以及較好的素養。有好幾次,我攙扶着妻子過馬路,我們停在馬路中間,卻聽不到喇叭聲的催促,我用手勢示意讓減速的車輛先過,而司機探出頭來,微笑着要我們先過,并且目送我們安全到達馬路邊沿,才開車離開。

多年前和女兒一起,曾幾次路過河南,而今暢遊在中原的太行山脈和黃河岸邊,感覺迥異于大西北的高山群峰。這裡疊嶂的山峰,蒼翠欲滴、幽霧朦胧,置身其中如入仙境,嵩山,自然也不例外。

據資料,中嶽嵩山是我國五大名山之一,有詩經曰“崧高維嶽,駿極于天”。地處河南登封市西北部,西鄰古都洛陽,東臨古都鄭州,屬伏牛山系。分為太室山和少室山。太室山三十六峰,以其主峰“峻極峰”峻極天下所著名,少室山以少室武林武功馳騁中原。嵩山以峰奇、路險、石怪、景秀而吸引着大波遊客。

按女司機友好的提示,我和妻子首先排隊前往武僧表演少林武術的武館。武館不大,每次表演也就三十分鐘。想着表演前女主持的開場白,和所謂的書法名人現場揮就就以三百元拍賣的書法作品,以及後來的武術表演,我心裡十分失落。難道少林功夫就是這樣的嗎?我所看到的表演,怎麼也和心中期望聯系不起來,是那麼的格格不入。

走出武館,别人大多走進了“老家禮物”。我因為不想買東西,慢慢攙扶着病妻四處找出口,但是轉悠了幾處,都是走進了死胡同。不得已,隻有向他人問路,路人環顧四周,再一次指向“老家禮物”。我已經兩次走進去過,那裡面是營銷千奇百怪的禮品的商場櫃台,那裡沒有我要尋找的出口。路人納悶了一會說:那就是出口,你耐着性子沿着櫃台七彎八拐,就能出得去。

默然站立在少林寺古老的松樹下,耳邊傳來附近講解員的解說,從而得知眼前的兩棵老樹,一棵浮空搖晃枝梢已有1500年曆史,另一棵也走過了一千年的悠悠揚揚。其中一棵,說是樹梢有着兩種顔色,但我怎麼變換視角,還是沒能看出另外的顔色。想必我眼拙,無法慧眼識别,實在看不到異樣的、充滿靈性的枝梢。

面對林塔,想到五乳峰的達摩洞裡,面壁九年之久的菩提達摩及達摩面壁留下的影石,我隻有長久伫立,并且長久沉默。不知曆經火燒和兵刃劫難的嵩山少林寺,在違背了佛的普度衆生的本意之後,那樹上綴滿枝丫的金黃的銅錢,還能搖上多久?那穿梭在閃光燈之間的僧人,還能在佛燈前背誦傳承下來的經文嗎?

既有風光無限的景區,一方政府便要很好地開發它、利用它,以此來發展經濟,給當地百姓帶來實惠與福祉;同時,又能弘揚佛法,弘揚真、善、美,這是一種必然,也是一種需要。但,有開發,定會有破壞,在另一個層面上會對自然原生态造成破壞。在很多地方,隻要有人涉足,就會對美好的原生态造成破壞,也擾亂了一方甯靜,這對以“清修”為本的佛家寺院來說,想必不是一件好事。

從百度閱覽知道,一波三折的少林寺景區動遷完成後,擴大了數十倍景區,實際上屬于少林寺管轄範圍的仍然隻是六十畝土地,寺廟圍牆之外的經營權在地方政府手裡。像少林武術館這些看上去與少林寺“同宗同源”的建築,其實與少林寺本身并無瓜葛,甚至與少林寺一橋之隔的“十方禅院”也已淪為某些人的私産。當遊客在這些地方受了委屈自然會把不好的印象記在少林寺頭上,少林寺的千年聲譽就這樣被慢慢耗損……少林寺掌門人一面在推進着時代的商業步伐,另一面又在極力維護着宗教的本性。不知它最終會走向興盛,依然香火袅袅,還是走向衰敗,被商業化所吞噬?作為一名遊客的我,實在不得而知。

遊走在山水間,我滿心快樂,并對這片土地充滿深情。面對少林寺的藍瓦紅牆綠蔭,總有那麼一點難以名狀的失落與遺憾,唯願嵩山五乳峰腳下的少林寺和那白馬寺一樣,始終能擁有一份幽禅的純粹,佛教的本色。有武功蓋世、天下第一的魂魄,給遊走的世人留下一份慕名而來、向往一生的美好,在千百年後的今天,讓它依然是心靈回歸自然的聖地淨土……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