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把牡丹帶笑看

5.jpg

3.jpg

4.jpg

圖/蘭新天

我沒醉。

我想看清牡丹,看清它的枝枝葉葉花花朵朵。

怎麼形容它的美呢?

當然了,贊它的詩文多如牛毛,最為人們所熟知的大約就是“國色天香”四個字了吧?可什麼叫國色?什麼叫天香?這本身大概就有很多歧義吧?

你看,它葉是葉(有的葉似半開半合的瘦掌形,但更富對稱美,有的則狀如柳葉,但更寬闊),花是花,有形有狀就在那兒長着,姚黃魏紫就在那兒立着,還有照片就在相機裡存着,你随時都可以一睹其芳容,可是要讓你用語言去形容,卻總是言已窮,意難盡。

老家洛陽,每年四月舉行牡丹花會,洛陽人慣見奇葩,桃李花開未當花。須是牡丹花盛發,滿城方始樂無涯。花如海,人如潮,花開時節動京城。一個“動”字,給力地說出牡丹花開所引起的動靜有多麼驚動、轟動、震動。除了牡丹,還有哪一種花有如此陣容、如此陣仗?這從花對人的影響這一側面說出了牡丹的不同凡響。牡丹究竟好在哪一點?還得自己去體會。

時間已是5月下旬,小城牡丹卻開得正盛。正是應了那句詩:人間四月芳菲盡,小城牡丹始盛開。隻要能開,無論是幾月哪個季節都是好的啊,誰會在乎早幾天晚幾天呢。有人說牡丹“遲開都為讓群芳”,言下之意是說,牡丹豔壓群芳,若是開在一個檔期,她一花獨領風騷,百花該如何自處呢?這又從她和百花的對比側面說出了牡丹美的程度。它不但美,還美得有風度。

看牡丹,我總是傍晚去。一是白天沒有時間,二是白天太吵鬧。賞牡丹,對我來說,更像是赴一場一年一度的約會,得安靜,越安靜越好;三是牡丹花種類太繁多了,不仔細看,隻能看個熱鬧而已。多到什麼程度呢?僅就顔色來看,赤橙黃綠青藍紫黑,我們能說出的顔色,牡丹幾乎都有。

我不滿足于隻用“繁多”來形容牡丹品種之多,于是打開電腦細查,這一查,又是一驚,我還從未見過哪一種花其種類之多,要以26個英文字母分組命名。僅以字母“Z”打頭以“醉”字為首命名的牡丹花品種就有醉春容、醉嬌紅、醉羅漢、醉楊妃、醉玉環、醉玉琳、醉玉樓、醉鴛鴦等十幾種。看着這些醉醺醺的牡丹花名,你能想象出牡丹花之醉态嗎?

初識牡丹,是從兒時蓋的被面上,被面是“洋布”或斜紋質地,到後來,才蓋過絲綢的。牡丹就是以這樣的方式進入尋常百姓家。被面上的牡丹花,有兩種。一種是朱紅色。花瓣由内向外深行漸淺,最深處為朱紅,花瓣邊緣差不多淺成了白,這其中,每片花瓣的漸變程度各不相同,漸變的速度也各不一樣,花瓣邊緣呈波浪曲線狀,花瓣層層疊疊,花蕊豔黃。整個花朵,大如滿月,自帶一種富貴氣質,給我的感覺是花朵裡的内容極為豐富,層層花樣翻新,層出不窮,豐富得像口深井,讓人摸不出深淺,仿佛要流溢出來些什麼匪夷所思的故事,它那色彩過渡得說多自然就有多自然,就連丹青妙手也描繪它不出。一種是大紅色。花紅欲燃,其濃麗,其熱烈,都達到了一種極緻,更加火上澆油的是,紅花滾金邊,這就有點烈火烹油的意思了。抱歉,在牡丹面前,我措辭太過笨拙,平常很少用極端字眼兒的我,也不得不用其極,不用“巧奪天工、美不勝收”這樣的字眼便不足以表現其驚豔程度。更可氣的是,即便用了這樣極端的字眼,還是覺得詞不達意,缺少點什麼。而且,它越是美麗,我就覺得它離我越遠,遠得不可企及。裡裡外外散發出的美,讓我覺得,花的根裡、莖裡、葉裡,每一個細胞裡都必定有一雙雙會變魔術的神奇之手,這些手琴瑟和鳴,你唱我和,配合默契,合力變幻出牡丹之美,弄得我眼花缭亂、心醉神迷,牡丹之美,簡直就不是這人間該有的。被面上的牡丹,一朵朵争奇鬥豔,紅紅火火,把個清貧如洗的家映襯得竟有些蓬荜生輝、富麗堂皇的意思。寒冷的夜裡,我和大一歲的姐姐共蓋一床被子,經常為她蓋的多一點,我蓋的少一點兒而鬧得不愉快,你也拽,我也撕,彼此憋着一股子勁兒,那朵朵雍容多姿的牡丹花定被我倆扯得扭曲變形,苦不堪言……也怪,現在,許多年過去了,牡丹被面離我們漸行漸遠,對着屏幕敲下這些字,不知何時,嘴角竟浮出一朵笑靥!不光是被面枕頭,小孩的圍嘴兒、大人的圍裙兒上,凡是能繡花的地方,好像都少不了牡丹的倩影。這是我印象裡的“形”之牡丹。

還有“聲”之牡丹。讀村小學時,我的音樂老師,大約三十來歲的模樣,她的頭發有點兒自來卷,常常紮兩條麻花辮,并不長,剛及肩的樣子,她姓什麼我想不起來了,隻記得她在教室裡走來走去教我們唱歌的情景,彼時蟬鳴聲聲,孩子們都有點兒沒精打采的樣子。她一邊踱步一邊教唱,歌詞裡的“百花叢中最鮮豔,衆香國裡最壯觀”,我都能明白,隻是不明白,其中的“有人”是誰,為什麼會說牡丹嬌媚、富貴,而另有一個隐隐中人則認為牡丹“生命豐滿、曆盡貧寒”……

彼時,我隻有幾歲,還不曾目睹牡丹之真身,除了地裡被鐵凝稱之為“笨花”的棉花、家裡瓦盆裡染指甲用的小桃紅外,似乎也沒見過更多的花,心裡不禁暗忖,牡丹真的長得像被面上的圖案一樣嗎?不禁向往着有一天能一睹芳容。

不知過了多久,黑白電影裡的牡丹形象再次給我以強烈的沖擊。

現在回頭再看,《秋翁遇仙記》故事情節簡單得不能再簡單。可在文化生活極為貧乏的童年,我們看得那樣津津有味,那樣貪婪,即使是黑白的,我的雙眸依然能通過大銀幕上黑白灰的變化層次感知到牡丹的五顔六色、千姿百态、華麗嬌豔。

女皇帝武則天遊上苑,命令百花齊開,下旨曰:“明早遊上苑,火速報春知,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女皇帝真有如此天真嗎?果如此,也實在天真得可愛!百花懾于武後的權勢,都違時開放,唯牡丹仍幹枝枯葉,我行我素。武後怒貶牡丹至洛陽。牡丹一到了洛陽,立即昂首怒放,花繁色豔,錦繡成堆。這更氣壞了武後,她居然下令用火燒死牡丹!誰料,牡丹經火一燒,反而開得更是鋪天蓋地、浩浩蕩蕩。電影中,惡霸看上秋翁的花園,欲據為己有,秋翁不肯,就被惡霸設法投入牢裡。此時,牡丹仙翩然下凡,妙手懲治惡霸,保護秋翁,複活落枝。看到這裡,怎不大快人心?劇終,大人小孩滿意而回。這一夜,我和姐姐蓋着牡丹蓋地,從腳對腳變成了頭挨頭,睡得甚是香甜。

直到我略通文墨,觸及《賞牡丹》:“惟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才知道,牡丹還可以這樣誇,可我不免為芍藥、芙蓉叫屈:憑什麼啊,我庭前芍藥怎麼就“妖無格”了?水上芙蓉哪裡 “淨少情”了?褒此必得貶彼嗎?直到看到周敦頤《愛蓮說》,也才罷了,大約,周敦頤也隻想通過對比來表達牡丹不同于他花的地方吧,并非真的是要诋毀芍藥、芙蓉。

據說,曆代文人專寫牡丹的詩詞有四百餘首。僅蘇轼一人,就有三十多首,他們都把最美的詞句毫不吝惜地給了牡丹。不管怎麼說牡丹都還好,隻是感覺那個“堪笑牡丹大如鬥,不成一事隻空枝”的王溥,煞風景,最可笑。

今夜月照深似水,入門唯覺一庭香。月光下,牡丹高高矮矮,高可沒人,矮似小兒,一叢叢,一簇簇,錯落有緻,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有的白牡丹是奶白,有的竟至雪白,有的紫得發黑,有的紅得妖娆,看它們雖千朵萬朵,卻沒有哪兩朵完全一樣,一朵朵千層萬層,似笑非笑,含情脈脈,像有萬語千言,欲向知音訴,又不知她們究竟要說些什麼,微風吹來,一片芬芳,恍惚間,我仿佛看到一群群裙袂飛揚的牡丹仙下得凡來,隻等夜深人散去,再作深談。我,反而是多餘的。刹那間,我恍惚覺得,牡丹,就是别在胸前的“光榮花”,揣在胸口的“玫瑰花”,嵌在生命中的夢幻之花!為了赢得它的青睐,跋山涉水,半世滄桑,幾多酸澀,卻又甘之如饴?

牡丹,它的特别之處還在于,牡丹文化兼容多門科學,它包括哲學、醫藥、文學、藝術等多種文化領域,構成一種 “花卉文化全息”現象。有一種枯枝牡丹,竟然“奇在一放十二瓣,如果是閏年,就一定是十三瓣,而且枝幹枯黃……一離開桑梓之地,花即變種”,也太奇了吧?

月色中,牡丹還是牡丹。“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牡丹亭》中的句子來了……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