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拉河畔木格灘

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南縣,茫拉河靜靜流淌,在茫拉河和沙溝河之間,有一片半荒漠化草原,這片半荒漠化的草原有許多名字——木格灘、穆桂灘、木格塘、 羨賀、莫賀…… 

很少有人知道,木格灘這片看似平常的荒漠,在吐谷渾時期,曾一度是吐谷渾牙帳所在地,茫拉河流域也因此成為了吐谷渾的政治中心。

據史書記載,吐谷渾“雖有城郭而不居, 恒處穹廬,随水草畜牧”。因為遊牧的習 俗,吐谷渾在貴南留下的地面遺迹不多,有 關木格灘的記憶,大多停留在史籍和傳說 中。 李健勝,曆史學博士,青海師範大學黃 河文化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他出生在 貴南,對于木格灘的曆史他多有研究。

穆桂英征戰木格灘?

在貴南縣,木格灘還有一個名字叫穆 桂灘。據當地傳說,穆桂灘這個名字的由 來,與巾帼英雄穆桂英有關。 

穆桂英是明代熊大木小說《北宋志傳》 (又名《楊家将傳》《楊家将演義》)和紀振倫 小說《楊家府演義》中的人物,她是北宋穆 柯寨穆羽之女、楊宗保之妻。傳說穆桂英 曾大破遼國天門陣,并率十二名寡婦出征 西夏。 

貴南縣老百姓口耳相傳,北宋時期,面 對敵人屢屢犯邊,穆桂英率衆西征,曾在木 格灘與敵人交戰。為了紀念這一戰功顯赫 的巾帼英雄,木格灘這片交戰之地便被命 名為了“穆桂灘”。 

據說,後來有很多人曾在木格灘撿到 過許多箭镞、匕首等鐵器。傳說有人夜宿 木格灘時,還時常會在夢中聽到人馬号令 和戰場上的厮殺聲。所以,貴南縣的很多 人都認為“穆桂灘”的傳說真有其事。 

可事實并非如此,在曆史上,穆桂英其 實并無其人,她是明代小說家根據曆史上 的女英雄而演繹的一個人物。有專家考 證,穆桂英的原型有可能是明朝巾帼女将 秦良玉或北宋女将劉金定。 

李健勝教授說:“穆桂英是我國通俗文 學巾帼英雄的典型形象,穆桂英挂帥西征 是傳說故事。北宋時,穆桂灘為青唐政權 轄地,即使傳說為真,北宋與西夏争戰之地 不會發生在貴南境内。” 

既然穆桂灘與穆桂英無關,那它又是 因何而得名的呢?李健勝教授說:“穆桂灘 的命名其實應該與吐谷渾王慕璝有關,穆桂灘實為慕璝灘。”

隴西王茫拉河畔設牙帳

慕璝,全名慕容慕璝,他是吐谷 渾國第十代統治者。慕璝于南朝劉 宋元嘉三年 (公元 426 年)嗣位。公 元 431 年,慕璝滅了夏國,俘虜了夏 國皇帝赫連定,并把赫連定送到北魏 國都平城報捷,遂被魏太武帝封為大 将軍、西秦王。公元 432 年,慕璝派 遣使者朝貢劉宋,宋文帝封他為隴西 王。 

李健勝教授介紹,在慕璝統治時 期,吐谷渾國力強盛,與南北兩朝展 開雙邊外交,兼收南北之利。當時, 出于政治、軍事以及經濟發展的需 要,慕璝将牙帳設置在了今天的木格 灘一帶,因此貴南茫拉河流域也就成 為了當時吐谷渾的政治經濟中心。 

“民間傳說保留了這一荒灘與某 一曆史人物之間相關聯的記憶信息, 卻在流傳過程中張冠李戴,将慕璝灘 錯記成了穆桂灘。”李健勝教授說。

木格灘古稱沙洲

木格灘,在吐谷渾時期曾被稱為 沙洲。我省著名史學家李文實先生考 證,不管是木格、羨賀、莫賀還是穆 格,都是“沙洲”的意思。這個地名 源于吐谷渾語,也可能與古羌語有一 定的聯系。 

沙洲是一個在吐谷渾史料中頻繁 出現的地名,史載,東晉孝武帝太元 十五年(公元 390 年),西秦因吐谷渾占 據的河南地區有黃沙而置沙洲,并以 吐谷渾王視連為沙洲牧;北魏文帝正 平二年(公元 452 年),亦以吐谷渾王拾 寅為沙洲刺史。以沙洲作為吐谷渾王 的封号,可見沙洲在吐谷渾國的重要 性。 

據青海師範大學有關專家認定, 沙洲,也就是木格灘,早在唐朝以前 就已經形成,這是一個重大的古環境 研究成果。吐谷渾王之所以将牙帳設 在木格灘這片條件惡劣的荒漠之中, 是出于軍事、政治、交通等多方面的 考慮。 

李健勝教授介紹,吐谷渾将牙帳 設在木格灘,主要是因為茫拉河流域 離東部割據政權比較遠,在戰略上比 較安全,而且以茫拉河流域為據點, 可以向黃河以北擴張,這裡是一個比 較好的戰略選擇地和跳闆。 

除此以外,貴南地區位于“吐谷 渾道”和“河南道”的節點上,具有 非常有力的區位優勢。在貴南縣塔秀 和森多一帶分布着很多古城,這是當 時西域商隊南下益州 (今成都等地) 的中繼站。 

“木格灘盡管多是沙地,但是吐 谷渾駐牧的地方并不在沙地,而是在 茫拉河流域,這裡至今還是貴南縣的 主要農業區,而且森多草原和塔秀草 原水草豐美,所以非常适合遊牧民族 繁衍發展。不僅如此,在軍事戰略過 程中,沙洲地區還具有一個戰略伸縮的功能。”李健勝說。

木格灘附近的宋元遺迹

雖然沙洲擁有很多區位優勢,但 是随着曆史的不斷演進,建國 350 年 的吐谷渾還是走向了滅亡。“吐谷渾 滅亡後,貴南地區成為了吐蕃王朝的 屬地,絲路貿易和唐蕃古道持續發 展。宋元時期,貴南地區又屬于青唐 政權統治,當時絲綢之路青海道再次 複興,位于河南道重要節點上的沙洲 地區,再次迎來了商貿的繁榮發展。” 李健勝教授說。 

2018 年,我省考古工作者在木格 灘附近的森多橋西發現了一處可能 至少是宋元時期的考古遺址。考古 工作者在裡面發現了大量的殘磚斷 瓦等建築構件,這些建築構件具有典 型的漢式風格。 

在 發 現 的 數 量 衆 多 的 建 築 構 件中,有一塊具有典型的漢式風格 的滴水非常引人注目。一張獸面鑄 造在滴水近乎三角形的裝飾面上, 獸面毛發清晰,怒目圓睜,威嚴中透 着幾分祥和。考古隊員說,這個獸 面滴水在該區發現的類似建築構件 中屬于精品。 

據了解,河湟地區出現燒制建築 構件的時間大約可以追溯到漢朝,我 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胡李家遺址就 曾發掘出漢朝的磚瓦窯。根據綜合因 素斷定,出土于森多橋以西古建遺址 的建築構件可能是在本地生産的。 

“ 從 近 些 年 的 考 古 發 現 可 以 看 出,當時青唐政權特别是貴族的漢化 程度其實很高,從青唐政權的城址選 擇、城牆的築造方法、建築形制等都 是模仿漢式的風格中可見一斑。所 以當時很有可能有很多漢地的工匠 通過發達的交通來到了貴南,并在貴 南當地燒制磚瓦。”李健勝教授說。 

雖然目前森多橋以西古建遺址 考古發掘工作還沒有正式開始,就地 面散落的文物來看,至少在宋元時 期,茫拉河流域依然十分繁榮。

森多橋以西古建遺址出土的建築構件。 (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

木格灘

巾帼英雄穆桂英 圖片除署名外,均為資料圖片。

責編:喬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