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公安幹警和他陌生的微信“朋友圈”

1.jpg

認識并宣傳公安幹警陳虎,緣于一次調研座談時的好奇。

工作生活中,但凡我們加微信,不是親戚,就是好友。但陳虎介紹,其微信好友中有600多人,其實他并不認識。不認識的人,怎麼要加入微信“朋友圈”呢?

“他們大部分是當地普通群衆,裡面不少是有信訪訴求的人。”陳虎給記者解開了心中的疑惑。

“全面放開微信,加入無需驗證,歡迎咨詢問題,感謝支持公安。”這是他微信号上的備注。“擔當!”一名群衆簡潔的點贊,讓記者心頭一熱。

其實,處理信訪案件,并不是陳虎的“本職”。但他說,處理信訪案件是他的“本能”。

從基層派出所,到縣公安局,再到如今的十堰市公安局經濟開發區分局。一路走來,陳虎處理了不知多少起信訪案件,開放的微信好友也越加越多。他把微信号綁定手機号,不管來電熟悉與否從不拒接。

2010年底,當地兩名村民,因宅基地發生矛盾,多次争吵打架。“處理不好,就去市裡、省裡上訪!”一開始,兩家都放出狠話。

宅基地是農村人的命根子。農家出身的陳虎,知道這起糾紛的份量。他和同事給雙方反複做工作,并組織村委會、街道辦、律師事務所協助調解,後來甚至請當地電視台欄目組參與調處。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經過數十次的艱難調解,兩個“冤家”最終握手言和。“我忘不了陳警官的大恩大德,我們全家對您表示衷心的感謝!”當事人給陳虎發來微信。

“小警陳虎”,這是他的微信名。陳虎自稱“小警察”,但在當地群衆眼裡,他可是個“大能人”。一名街道辦事處的幹部說,一些積壓多年的信訪案件,找到他總能“化腐朽為神奇”。

2013年,陳虎在竹溪縣工作時,一名當地群衆找到他哭述,其兒子16年前被人拐賣,孩子母親因受思念折磨,患瘋癫病而去世,本人現在又身患癌症,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見兒子一面。

“我們都是為人父母,這種痛苦感同身受。”陳虎與同事迅速展開全力偵查,經過半年多艱苦細緻的偵辦,最終把兩名犯罪嫌疑人繩之以法,并輾轉多地将其已結婚的兒子找到。

這對父子團聚時,時年60多歲的老人,“撲通”一聲給陳虎跪下。老人在自家大門上,歪歪扭扭地寫上這樣兩句話:“感謝共産黨,感謝公安局”。困擾老人16年的心願終于達成,中央電視台為此拍攝了紀錄片《九成子回家》。

處理信訪案件,光有熱情還不夠,還得有“本事”。接到信訪案件後,陳虎有一套自創的處理流程,研究、走訪、約訪、調處、結案;他還有一套屢試不爽的“五心”接訪法,暖心接訪、誠心傾聽、細心記錄、同心查核、公心調處。

陳虎雖然堪稱接訪的專家,但信訪并非公安一家的事,更不是他自己份内的職責,但他就喜歡多管這樣的“閑事”。當地幹部群衆這樣告訴記者。

去年,陳虎到十堰市經濟開發區工作後,發現有十幾起因企業改制、征地補償、建房質量、退伍安置和案件判決等原因引發的信訪積案。他認為,這些案件雖然與公安機關本身無關,但都與當地的和諧穩定有關,于是主動申請約訪并最終圓滿調處。

“視信訪群衆為家人,把群衆問題當家事”。這是陳虎把普通群衆,尤其有信訪訴求的群衆,加入微信“朋友圈”的初衷。

“這幾年,你一共處理了多少起信訪案件?”記者想要個具體的數字。

“不知道,也沒刻意記。矛盾不上交,信訪不越級。十幾年來,我工作過的幾個單位,從未發生因公安事由赴省進京上訪的事件!”陳虎對此頗為自豪。(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責編:聞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