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河道當成了自己的家

清晨,湟水河畔,幹淨清爽的河道上,晨練的人來來往往,河道清掃員們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58歲的趙廣海負責中莊分界線到火車站湟水河北側的河道清掃工作。8月9日8時許,我在河道上找到他時,他已在三輪車上放好掃帚、鐵鍬等工具準備出發。

這裡是一段還沒有改造完的河道,道路有部分水泥路面和土路,路旁的樹木高大、雜草茂盛。在趙廣海負責的這4.6公裡河道上,他每天清掃三遍,保證了道路幹淨。

在中莊分界點上,我們拿起掃帚開始掃落葉和零散的垃圾。“我早上五點半起床,開始幹活。”“怎麼這麼早?”我問。“因為四個孩子都上了重點大學,我要掙錢供他們讀書。”他說。

為了家庭,趙廣海和妻子堅守在環衛崗位上,而他放棄休息時間,堅持做着兩份工作,早出晚歸,從不休息。他把兩份工作合理安排,早上一起床,就到一個點上收拾垃圾,8點趕到河道上打掃河道,中午休息時再回那個點收拾一下垃圾,下午兩點再到河道上打掃衛生,一直到晚上七八點在河道上幹完活後,再去收拾那個點上的垃圾,晚上十點才能回到家。

我們手中的活兒一直沒停,前一天的雨水,讓路上出現不少小水坑,我用掃帚掃了幾次,才将濕樹葉掃出來。我們邊說着話,邊将垃圾掃成一堆,鏟入車廂。我問他,你幹活這麼快,有什麼訣竅嗎?他說,當然有啊,别人4小時掃出的路面,我不到兩小時就能掃完。”“為什麼?”我好奇地問。“你看,每把掃帚中間都改造過了,這樣不僅掃得快,還掃得幹淨。”從他掰開的掃帚中看去,中間有幾根竹子當起了掃帚頭的骨架,硬竹子就能把難掃的東西刮出來。為了掃幹淨,他改造了每一把掃帚,為了擦幹淨垃圾桶,他也特地買了擦車用的工具。

我們掃一段,往前走一段,趙廣海不時停下車,拿起垃圾鉗撿起地上的煙頭。他雖然和我說着話,但路上的煙頭都沒逃過他的眼睛。為了讓他少下車,遇到路中間的煙頭,我就快速撿起,扔進車廂。這份工作他幹了19年。

“你回去啊?”“鍛煉完了?”熱情開朗的趙廣海總是能遇見熟人。在這條路上鍛煉身體的楊先生誇贊他說:“趙師傅幹活,沒得說。”

這段路有些偏僻,但行人不少,住在附近的馬女士說,以前這裡髒亂差,大家都不走這條路,現在這條路很幹淨,自己每天都會到這裡遛彎,鍛煉鍛煉。

“你幹得這麼好,有沒有獲獎啊?”我問他。他笑着說,家裡有兩箱子獎狀,一箱子是孩子們的,一箱子是他自己的,大概有三十本。

上午11點多,掃完了路,趙師傅把車停好,拿出一條白毛巾鋪在車邊,躺下去鎖車。“鎖了傳動軸,就不容易丢了。”他說。

鎖好車,拿起垃圾鉗和纖維袋,他就鑽過防護欄,進了河邊的樹林裡撿垃圾。這是他最危險的工作段,河岸很陡,樹枝很密,有些地方有樹枝擋着,分不清是地面還是河面。垃圾零散落在草叢和樹枝間,有的很靠近河。他讓我站在圍欄外,而我看着湍急的河水,很為他擔心。這裡是個風口,經常有塑料袋、紙屑吹進樹林。

這裡緊挨着一處停車場,“快下班時,樹叢中的垃圾最多。”他為了讓河道保持幹淨,每天都等到車走得差不多了,再進去撿一遍垃圾。

中午時分,他拿出午飯——大餅,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還忙活着,“時間緊,但工作要幹好。”他說。

責編:劉海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