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西:綻放在新理念沃土上的循環之花

自然資源——産品——廢棄物,這樣一個傳統經濟的單向直線過程,而在今天的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已經不是單純的理論上的摒棄。

廢棄物——産品、自然資源——清潔能源、工業礦區——旅遊勝地,這種逆向發展思維和理念更是将“經濟發展與環境污染唇齒相依”的說法“撕得片甲不留”。

臂攬八百裡瀚海戈壁,海西憑借其獨有的自然資源優勢,奠定了在全省經濟社會發展中舉足輕重的地位。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裡。在摒棄“吃資源飯”的傳統發展模式後,依靠着資源高效利用、循環利用的全新發展理念,這塊素有“資源大州”“工業大州”之稱的土地,激發出前所未有的發展潛力,在循環經濟發展的大潮中同風而起,扶搖直上。

downLoad-20190812094142.JPG

青海中控太陽能德令哈塔式光熱發電。本報記者 莫自才 攝

“廢料”轉身變“原料”,循環利用打通發展的“任督二脈”

“每年我們從廢液裡淘出的産值能達5000多萬元,不但暢銷國内市場,去年精制環保融雪劑氯化鎂産品搭乘歐洲班列還成功闖進俄羅斯市場。”

說這話的是德令哈青海金鋒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鄧良明。若幹年前,在多數人緊盯資源大開發的時候,鄧良明卻把雙眼盯在了省發投、昆侖堿業兩家純堿生産排出的、在别人眼裡的一堆工業垃圾上。

“通過我們的再加工,這些廢液裡的水變成蒸汽蒸發,析出的鹽作為原料又回純堿廠再次循環利用,氯化鈣、氯化鎂産品則走向國内國外兩市場,原本令上遊企業頭疼的純堿廢液就這樣實現了循環利用。”鄧良明說如今他的企業每年都能“吃掉”160萬噸工業廢料。

通過資源循環利用,金峰實業有限公司不但在工業廢液裡淘出了“金子”,還為上遊企業解決了讓人頭疼的廢料處理“老大難”問題。

有了成功的範例,一個個靠消化尾礦、廢液等廢棄物的企業在海西如雨後春筍般湧現,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了隐身在傳統廢料中的潛在經濟效益。

在茫崖,50多年堆積形成的6億噸石棉尾礦,一直是茫崖發展史上揭不去的傷疤。如今,通過政企聯手實施石棉尾礦綜合利用,把原本廢棄原料變成了鐵精粉、鎂鹽矽系列産品。

身處大柴旦行委錫鐵山鎮的青海創新礦業有限公司,在循環利用中把尾礦、廢液,“搖身”變為氯化铵、硫酸、磷酸、合成氨等系列産品。

道法自然。這是循環DNA的秘籍——資源有限,循環無限。自黨的十八大以來,針對區内資源和環保特點,海西州傾力于清除尾礦、廢棄鹵水廢液等生态環保陳留“舊賬”,在保證不産生環保“新債”的同時,着眼于對資源的“吃幹榨盡”,一條資源循環利用的發展脈絡正逐漸清晰起來……

乘風馭光,千載戈壁托舉“風光”産業

“穿越曠野的風你慢些走……”簡單的一句歌詞,唱出的是柴達木人渴求“乘風而起”的希望與願景。

穿行在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的25.6萬平方公裡土地上,不時可見到高聳的風力發電設施,以及綿延在大漠戈壁上的蔚藍色光伏發電設備。

2018年10月10日,中廣核德令哈50MW槽式光熱示範項目宣布正式投運。這是我國首批20個光熱示範項目中第一個開工建設、第一個并網投運的項目。

2018年12月30日,青海中控太陽能德令哈50MW塔式熔鹽儲能光熱電站一次并網成功,該項目的成功并網發電是對我國自主開發的塔式光熱發電技術的驗證,為我國規模化發展光熱發電基地提供重要的技術支撐。

在新能源産業的發展大潮中,海西實現了全國首家商業化運轉的第一座塔式和槽式太陽能電站,成為國内太陽能熱項目建設的“新高地”,兩座超級光熱發電工程充分展示了德令哈光熱之都的風采。

截至2018年底,海西累計實施新能源發電項目279個,總裝機容量達到1004萬千瓦,建成發電項目222個,完成投資875億元,并網裝機容量達到734萬千瓦,初步實現了千萬千瓦級新能源産業集群架構。

新理念的鮮活實踐,譜寫了飽含意蘊的“風光篇章”。

“德令哈的光熱産業具有獨特優勢,而且已經形成良好的發展基礎。立足于新能源多技術路線并存、全産業鍊發展,發揮光照和土地等資源優勢,在‘十三五’期間力争建成2吉瓦光熱裝機容量。”海西州德令哈市委書記孫立明說,以太陽能光熱發電産業帶動技術研發和裝備制造等相關産業鍊,“十三五”乃至更長一段時期,德令哈将着力打造全國乃至世界的“新能源應用示範城市”,使“世界光熱之都”成為德令哈乃至柴達木盆地新名片。

光熱示範電站拔地而起,并網運行;全國光熱技術研發中心成功落戶,格爾木、德令哈兩市入圍國家光伏産業領跑者基地……海西正朝着打造千億元新能源産業,建立國家級清潔能源基地的道路上昂首闊步。

“鹽值”到“顔值”,循環之臂“四兩撥千斤”

源于蒙古語的“柴達木”本意就是“鹽的世界”,除了優越的“風光”資源,星羅棋布33個大小不等的鹽湖,讓這片土地擁有多達4000億噸的原鹽儲量。

身處柴達木盆地東部邊緣的烏蘭縣,正是憑借這一豐富資源,因鹽而生、因鹽而盛。

據史料記載,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漢時期,茶卡鹽湖的鹽已在西北、中原地區享有盛譽,茶卡鹽湖是中國最早開發的鹽湖之一。

“白雲千載空悠悠”,烏蘭縣擁着茶卡——這個在藏語裡意為“鹽池”的“金盆銀碗”,卻在漫長的發展過程中未因鹽成勢。

新理念“逼”出了新路徑。在循環經濟的“手臂”伸進茶卡鹽湖後,寶貴的資源在循環往複利用中被“吃幹榨淨”。

依然是“靠鹽吃鹽”,“吃法”的不同産生的效果卻是天壤之别。

通過聯合鹽業龍頭企業,烏蘭鹽産業由此在傳統的粗放式生産經營中脫蛹化蝶,在一批批上馬的精細化生産加工線上迅跑起來。

“低鈉鹽”、“藏青鹽”、“海藻碘鹽”等多個品種,讓茶卡鹽湖從單一的原鹽生産串起了鹽化工循環經濟産業鍊,使每一粒鹽的“身價”彌足珍貴,也為開展循環經濟搭起了長長的“鹽梯”。固然,循環經濟的上下遊産業的“吃幹榨淨”勾畫出了資源循環的奇幻之旅,而孕育于新理念的産業大循環、大蛻變,更是天馬行空,在海西的這個“大棋盤”上,顯現大刀闊斧。

一直以來,茶卡鹽湖都因人們重視其産鹽的功用而忽略了其變幻萬象的景觀,白天若行走于雲端,夜晚如漂浮于星際的美輪美奂,都被忙碌的采鹽人抛諸于腦後。

在将鹽湖“鹽值”發揮到極緻後,站立在“鹽池”之畔的烏蘭人,也開始重新審視和打量這塊鹽和泥土相擁相抱的土地的“顔值”。

2015年10月,西部礦業集團有限公司全面啟動茶卡鹽湖景區項目建設;2018年,茶卡鹽湖景區榮獲“中國最具影響力景區”,接待遊客330萬人次。

一邊是采礦區引擎轟鳴,一邊是觀光區遊人如織。綠色循環不僅摘掉了茶卡掩面千年的“蓋頭”,也讓烏蘭縣域經濟在産業大循環中引來“莺飛蝶舞”……

循環發展,讓遼闊海西擁有了更加廣闊的可持續發展空間,在這片承載了無限可能性的沃土上,一個嶄新的“開放柴達木”正向我們走來。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