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紅式扶貧:警惕結了“富果”未除“窮根”

1.jpg

“分紅式”扶貧 新華社發

幫扶單位購買種牛種羊,交由企業或合作社集中管理,貧困戶全程不參與,到了年底坐等分紅;小額扶貧信貸,錢不給貧困戶,統一交由企業使用,貧困戶定期“領”利息;用于發展産業的财政資金,最終被買了商鋪,每月将租金返還給貧困戶……

類似簡單化“分紅式”扶貧,考核上“立竿見影”,但由于容易助長一些貧困戶“坐享其成”的等靠要心理,自我發展能力并未同步提升,“富果”雖結,但“窮根”難除。

多地扶貧幹部和相關專家認為,由于貧困地區與貧困群衆的情況千差萬别,“分紅式”扶貧在一些時候是必要的,不能一刀切否定。但随着精準扶貧臨近收官,“救急”的任務接近完成,應更多地考慮長效,特别是在後續資金管理上,要提早出台政策,做好相關指導。

不出錢也不出力,“坐享其成”

記者日前在西部某貧困縣采訪時發現,幾個被村民認為好吃懶做的貧困戶,靠财政獎補資金、小額貸款入股村裡合作社或企業幫扶的産業項目,自己不出一分錢、不出一份力,即可獲得每年上千元收入。

在一個村裡有名的“懶漢”家中,記者試着問該貧困戶,是否會利用“分紅”得來的資金,用于發展自家的産業,該貧困戶回答:“有了就花掉,哪管以後。”

南部某貧困縣統籌使用用于産業發展的扶貧資金,将部分資金投資建設商鋪,商鋪建成後用于出租,出租收益用于全縣建檔立卡貧困戶和貧困村集體分紅。但記者了解到,這棟商鋪大樓實際還在建設中,并未産生任何收益。但該縣卻在去年就已經給貧困戶和村集體“分紅”。

記者走訪多地了解到,類似這種“分紅式”扶貧,不同程度地存在于全國各地的産業扶貧中。

一些地方投資建設水電站、光伏發電,所得電費收入用于分紅;一些地方将産業扶貧資金直接入股到當地企業,簽訂協議,資金使用方每年按照一定比例,固定給貧困戶和村集體支付利潤,協議到期後,再收回本金;一些幫扶單位出錢購買牛仔、豬仔,然後由企業集中喂養,年底時給貧困戶分紅;一些地方将産業扶貧資金用于購買商鋪,商鋪出租所得收益用于貧困戶分紅……

類似“分紅式”扶貧,在扶貧資金集中使用、更有效率的同時,客觀上卻助長了一些貧困戶的“坐享其成”心理,扶貧卻未“扶志”。

一些貧困戶“一問三不知”

記者走訪多位貧困戶家中發現,家中扶貧手冊上注明了入股分紅項目和具體金額,但貧困戶對這些項目、産業幾乎“一問三不知”。

多名基層幹部擔憂,這種“分紅式”扶貧,貧困戶參與較少甚至完全不參與,無法讓貧困戶提高自我發展能力,與通過産業扶貧激發貧困戶内生動力的初衷相違背。

“扶貧仍是包辦,貧困群衆反而變成旁觀者,隻是坐等分紅,本質上與直接‘送錢給物’又有什麼區别呢?”南方某省一名扶貧幹部如此評價。

一些扶貧幹部也坦承,不用參與勞動就可以享受分紅,客觀上也會在貧困戶之間造成不公平影響,也容易滋生貧困戶的“等靠要”思想。

與此同時,簡單的分紅,對長效脫貧也帶來隐患。部分基層幹部和專家分析,一些貧困戶雖然現在每年有固定分紅收益,實現了脫貧,但一旦簽訂的協議到期,企業或合作社停止分紅後,這些貧困戶很可能再次返貧。

除對貧困戶内生脫貧動力産生消極影響外,部分基層幹部與專家學者還擔心,這種分紅式或資産性收益扶貧模式,在後續資金管理上存在一些風險隐憂。

“這些‘分紅式’的扶貧項目,本金如果是通過小額信貸,簽約到期後,企業還可以直接還給銀行,但如果是幫扶單位籌集或是财政下發的扶貧資金,簽約到期後,這些本金歸屬誰?企業在經營出現一些問題後,又該如何應對?村裡建設的光伏發電、水電站等有固定收益的扶貧項目,脫貧攻堅結束後,這些收益又該如何分配?”多名扶貧幹部分析,駐村工作隊在村裡時,問題一般不會出現,但駐村工作隊撤走後,這些本金難免出現流失。

在華南某地,幫扶單位利用所屬單位給的幫扶資金,在村裡收購了一座小型水電站,原本約定的水電站收益按固定比例用于村集體、村裡公益基金及村裡貧困戶之間分紅,但該村因為集體經濟弱,村幹部工資待遇沒有保障,水電站第一個月的收益就被村幹部分掉了。後來資金雖然被追回,村幹部也認識到問題和錯誤,但不能不引起警惕。

未雨綢缪,做好指導和預警

“扶貧本質上是一項經濟和社會發展政策,與社會福利制度有根本區别。”武漢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員呂德文分析認為,産業扶貧在實踐中之所以出現類似“直接發錢”操作,“速成”式幫助貧困戶提高收入,根本原因在于把扶貧當成了福利。

“有的地方在發展産業時,确實也會遇到資源禀賦和市場對接難題,産業扶貧也不是所有地方都能開展。”廣西行政學院教授淩經球認為,對于已經建立健康的利益聯結機制,不僅能給貧困戶分紅,還能帶動他們學習到技術,提升市場意識,這樣的“分紅”是值得鼓勵的,但類似于直接“送錢送物”、隻為完成數字考核的“分紅”,應當禁止。

為此,部分專家和扶貧幹部建議,對待“分紅式”扶貧,要做好指導和預警工作。

華南一位扶貧幹部建議,實施“分紅式”扶貧,不能簡單無差别操作,應對貧困戶進行區分,“組織民政、殘聯等相關部門,在公開公正公平的前提下,對貧困戶的勞動能力進行區分和界定,杜絕一些明顯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坐等分成,杜絕養懶漢。”

不少基層幹部和專家期盼,加強對入股式扶貧的本金管理,應未雨綢缪提前立規,讓簽約期限到期後對本金的處理有明确的依據。

“分紅式扶貧形成的資産,後續的産權到底歸屬于貧困戶還是财政,需要提前規劃和細化方案,甚至盡快在一些地方開展探索,防止後期風險累積。”上述扶貧幹部說。(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責編:聞皓